湖湘子弟改造老牌巨头 谭强,运筹人生

上海证券报:谭强的家,紧挨着湖南第一师范学院。青年毛泽东曾于此立下的铮铮誓言——改造中国与世界,冥冥中叩响了另一位湖湘子弟的命运之门。

连他母亲都未曾想到,这个不善言辞的“细伢子(湖南方言“小孩子”)”一路走出了大山,走到了美利坚,还登上了全球数一数二的保险集团高管之位。

记者最近一次见到谭强,距离他履新大都会人寿中国首席执行官一职刚刚半年。在这位土生土长的三湘子弟身上,一眼就能辨识出浓重的湖湘气质。他在这一老牌巨头的三把火,更将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而回顾谭强走过的每一步,都似被命运眷顾着踩对了节奏。改革开放初,他只身闯深圳,硕士毕业却一心从保险一线销售起步;出国深造,他铁心非全球第一的商学院不可;沃顿毕业后,顺利进入美国安泰保险金融集团……恰逢其时背后,谭强毫不掩饰自己对“运筹学”的极致应用。

鲜有人留意,他当年在国内就读硕士时的研究方向就是运筹学。彼时不算热门的一个专业,影响了他的人生——“人的职业生涯乃至一生,都值得好好运筹。更何况是改变无数人命运的一家公司,一个行业。”

这正应了曾国藩所言,天下之事,虑之贵详。谭强的“运筹人生”,何尝不是湖湘气质的另一种体现。

⊙记者黄蕾○编辑枫林

2013年冬天,上海冷得要命。北外滩江边,身材高挑、寡言绅士范的谭强初亮相便带来一丝暖意。与大多“婚姻不和谐”的合资寿险公司不同,谭强作为大都会人寿中国新一任首席执行官,并不是由任何一方股东指派而来。这个公司自在华开门纳客以来,几乎所有管理层都是外聘的职业经理人,中外方股东之间遵循着某种默契。

2014年夏天,再一次见到谭强,是他履新半年后。深入骨髓的湖湘气质,加上20多年的海内外保险从业经验,决定了不同往常的“新官上任三把火”。在互联网搅局金融业、利率市场化、投资多元化的大背景下,企业的命运究竟是定数还是变数,需要有人站在高屋建瓴的角度统筹布局。此时的谭强再施“运筹学”功底,大都会人寿中国今年来的多方面突破便是佐证。

Press release 467

湖湘气质深入骨髓

谭强的家,紧挨着湖南第一师范学院。青年毛泽东彼时就读过该校,于此立下的“改造中国与世界”的铮铮誓言,被写入校训。也就是在这里,毛泽东养成了独特的锻炼身体方式——冷水浴。

彼时还是小学生的谭强,在那里萌发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理想。“小时候常去湖南第一师范玩,被那句“改造中国与世界”的豪言壮志所深深影响。”当时对“改造为何意”还有些懵懂,但他就此打定主意:至少应该到山外面去看一看、走一走。

敢闯敢拼的性格就此定格。事实上,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,深受湖湘文化熏陶,土生土长的三湘子弟身上,普遍有那种一眼就能辨识出的不屈服与不认输。和谭强两次的短暂接触,记者便有此强烈感受。而从他接下来娓娓道来的人生故事中,敢为人先、百折不挠、兼收并蓄——湖湘文化在他身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。

这个“山里的孩子”最终选择了往海边走。他报考了天津大学,第一个专业是机械工程学。之后选择在本校读研,换了个专业——运筹学。在当时的大学院校,运筹学算不上是一个热门专业,主要研究经济等活动中能用数量来表达的有关策划、管理方面的问题。

研究生毕业后,谭强没有选择一城之隔的北京,而是南下来到了深圳,改革开放的浪潮深深地吸引了他。而他也坚信,在这里,无须太多复杂的要素,只要自己够努力,机会就可能随时降临。

“我想去一些新型或国际化背景的公司,能锻炼能力。”刚走出象牙塔的多数年轻人,都或多或少有那种急于想证明自己的迫切感。“我有数学和统计的相关学历背景,而这恰恰与金融息息相关,模型分析是我的强项。”

谭强进入了彼时同样年轻的中国平安。有些出人意料,他选择从最底层销售开始做起,而不是什么精算、研发,或者多少和他专业有些搭边的“技术含金量高”的岗位。他不以为然,“销售考验的是如何跟人打交道,这既能把我的强项发挥出来,同时又能锻炼自己所学专业的另一面。”

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,这是他想要的。“一些欧美公司代表经常会来深圳,或商业谈判,或交流学习。”他说,在这个过程中,能明显感受到,在系统、风控等后台领域,中国金融机构与国际同业相比,还是相当粗放的。谭强触动到了,差距绝非“一公里”。

那些年的思维碰撞,让他结识了不少朋友,回头来看,这些都是一笔“财富”。一个美国朋友的建议改变了他一生,“如果还想上一个台阶,那就去美国顶尖的商学院吧,一定要去排名前十的,其他就没意思了。”

谭强没有犹豫。他很快,经过申请和考试,全球排名第一的沃顿商学院向他敞开了大门。两年之后,他顺利进入美国保险业翘楚安泰金融集团。之后的职业经历,已被多数媒体所熟知,回国后出任信诚人寿CEO,现任大都会人寿中国首席执行官。

“一路都被幸运所眷顾。”谭强轻描淡写地总结他二十年的保险业生涯。其实翻开他的履历后发现,贯穿于保险业前、中、后台的岗位,他几乎都有所涉猎:销售、运营管理、投资、财务、人事等。

“运筹”无所不在

谭强几乎没走过什么弯路,至少在事业上,每一步都踩对了节奏。刚毕业打拼时,正是深圳刮起改革浪潮时;回国发展那会儿,又赶上中国保险业做大做强、做细做精时。看似恰逢其时的背后,是他对当年所学“运筹学”的极致应用。

什么是运筹学?主持人赵忠祥有一年做客新浪嘉宾聊天室时,回忆起早前采访华罗庚的一段往事。这位数学界的泰斗私下给他讲了个故事,“有一辆车从东单拉着一车货,到西单后卸了货,再空车返回东单继续拉货。但如果这辆车在西单卸货后,从西单又装了东单需要的货,然后再回到东单拉货。这样一个来回,你把它计算好了,那就是运筹学。”

顾名思义,运筹学可以根据问题的要求,通过数学上的分析、运算,得出各种各样的结果,最后提出综合性的合理安排,以达到最好的效果。谭强说,运筹学有广阔的应用领域,它的许多内容不但研究经济活动,有些已经深入到了日常生活当中。

运筹学作为一门用来解决实际问题的学科,在处理千差万别的各种问题时,一般有以下几个步骤:确定目标、制定方案、建立模型、制定解法。就好比谭强的学习和职业生涯,处处透着运筹的意味:清晰地知道自己所想要的,设立目标后排除万难,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。

企业如此,行业亦如此。“一个企业必须要有一个长远规划,不能走一步算一步。”对于时下国内保险业冒出的一些新现象,谭强不敢苟同。比如,在来自市场和股东的双重压力下,有一些中小保险公司在不考虑成本和风险的前提下,一味地做大规模等等。

“这种现象并非保险业独有。”在谭强看来,这是典型的“快餐文化”,只求速度不求内涵。这是企业对市场份额过多追逐的产物,是企业重规模轻效益、要面子甚于里子的表现。

“‘快餐文化’只能填饱肚子,但没有太多的营养,吃多了反而会坏了身子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”有太多的企业实例摆在眼前。谭强说,你去看看那些提倡“快餐文化”、追求速成不注重积累的企业,一般都走不远;而那些追求“健康文化”的企业,通常耐力都很好,能走得更远更久。

履新大都会人寿中国首席执行官之后,谭强便将运筹重心从个人转至企业,尝试了不少创新做法。

发行次级债,这在国内合资保险公司中尚属首例,改变了非上市外资保险公司以往只向股东伸手要钱的惯例。

谈及发债目的,谭强认为,是为了公司扩张布局所需。“其实根据我们现有的盈利水平,如果不考虑扩张,也能自给自足。发债,一方面可以减轻股东压力,另一方面也是探索融资新途径的一次尝试,可以让公司的资金来源更加多元化。”

谭强正在运筹的另一个大项目是:各渠道“电商化”,即以电商平台为基础,进行销售渠道整合。过去很多公司谈到以客户为中心指的是产品,但在谭强看来,真正做到以客户为中心是要打开渠道。

“参考其他行业的例子,如网络零售商也有实体店,实体店卖的价格如果和网上不一样,那么,很多人就会在实体店打样后再去网上买。”谭强告诉记者,大都会人寿将实现渠道之间的透明化,客户可以不用比价。

不过,他坦言,全渠道打通是个大工程,要先把数据打通,再把服务品质打通。

快问快答

上海证券报: 今年保险市场有哪些现象值得关注?

谭强: 主要还是互联网金融,看看市场上有哪些金融机构真正把电商做起来了。我不止是关心金融行业,还特别想了解一下其他行业的互联网战略思路,他们只是把互联网作为服务主业的一个工具?还是就以互联网企业的模式来运作?

另外,互联网金融背后有哪些风险和弊端,也是我所关心的。

上海证券报: 在你心目中,目前为止,哪个企业的互联网金融做得比较好?

谭强: 我觉得,阿里和腾讯在这方面做得不错。主要是在一些新的思维方式上,他们在渠道端、顾客端、技术端方面的优势明显,我觉得确实值得大家学习。我们在这方面也正在加紧研究,探讨和第三方合作的机会,可能下一步会考虑有所尝试。

上海证券报: 保险业“私人定制”风潮兴起,大概还需要多久?

谭强: 我个人判断,保险行业真正兴起“私人定制”潮,大概还需要三到五年时间。客户只看到产品前端的问题,但对于保险公司来说,真正的难题是在后台。

比如,如果将几个保险产品DIY进行组装,需要重新厘定费率;另外,对于系统、服务等后台的要求,也是相当严格的。这需要保险公司投入一大笔资金,保险公司为此需要平衡好成本与收益。

上海证券报: 股东如何看待大都会人寿中国未来的发展?

谭强: 中国现在是美国大都会人寿全球业务中增速最快的市场之一,中外股东对中国市场及其未来发展都非常看好,愿意持续给予更多的投入。

Press release 467 Second Image